爱看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祸爱之秘 > 第200章 挑剔还是随意

第200章 挑剔还是随意

    或许我们几人的表情都是由呆滞开始转化为各异的,倒是对方先迎了上来,夏培诺看了眼苗羽,苗羽将怀里的孩子举起放到了脖子上然后走了过来。?  ?爱看 ?? w w?w?. i?k?x?s?w?`com

    “你们也来逛美食节啊!”夏培诺说着废话。

    “晨爸爸!”那小孩儿苗初寻对着欧阳晨硕要抱抱,而我身后的人径直松开轮椅过去从苗羽脖子上接过了孩子,一大一小抱一起亲来亲去的。

    夏培诺把目光放到我身上,而后释然的笑了笑:“好久不见啊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我大概一辈子也不想见到他,内疚是一方面,最多的大概还是妒嫉吧,妒嫉这玩意儿,说不清的。

    我们之间毕竟生疏,又有过节,两句招呼打完就剩下了尴尬,而欧阳晨硕显然也是想告别的,但是那孩子就粘他身上不下来,一把他还给夏培诺就嗷嗷哭的跟什么似的,好像欧阳晨硕才是他亲爹。

    正尴尬间,我身后响起了韩笑的声音,“遇到熟人了啊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的转头,原来他没走啊,大概暗中一直跟着我,只见他走过来将一个外套搭在了我身上,“冷不冷,要不要我们先回z市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欧阳晨硕哈巴狗似的哄着苗初寻,而他看向我时眼中也尽是歉意,我点点头,然后和夏培诺他们告别:“那我们就先走了,天冷,我在外面久了腿会疼。”

    苗羽看我的眼神还是很冷很不友好,毕竟我害的他爱人差点挂掉,这笔深仇大恨不是那么容易勾销的。

    欧阳晨硕想过来说什么,而我觉得韩笑是救星,当下握住他的手催促他推我离开,然后率先和欧阳晨硕摆手:“那欧阳哥,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离开小吃街区,我问韩笑:“你怎么没走?”

    这货挠了挠头想了想倒是有些不好意思:“别说,人财大气粗的还真给我吓一愣的,不过把你丢下拱手让人,我心里估计得堵死。”

    到了车上,他径直把轮椅给丢进了绿化带,“我车小,这玩意儿装不下,你要想要的话,回头儿我再补给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我让他又给轮椅给我捞了回来,“欧阳车子就在那儿,你把轮椅放他车跟儿吧。”

    见我不是要留下,韩笑的表情由悲转喜,然后听话的将轮椅又推到了欧阳晨硕的车子边儿才回来,接着将一个塑料袋给提了上来,里面都是吃的,“我买了很多,还热呢,刚才你也没有吃很多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什么胃口,不过还是拿了一个用竹签串起来的叫不出名字的小吃吃起来,刚吃一口,座椅却被调整的后仰了很多,然后在我的惊呼声中,他的手径直伸过来拉开了我的裤子拉链儿。

    我还没有来得及问他要干什么,他就给了我一个很大的笑容,“你吃你的,我伺候你下,特别想你的味道,想的不行。”

    好半天我才反映过来,“我觉得你该扭着你的屁股坐回你的位置开你的车带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处于某种心理,我不愿意在这扭头能看到欧阳车子的地方和他做这种猥琐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韩笑今天出了奇的执拗,他无视了我的不满,径直从裤子拉链儿里往下退了我里面的裤子,然后将脑袋埋在了我的腿间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这种蚀骨的感觉当真是会有些让人上瘾的,只是,让我拿着小吃的竹签儿坐在副驾驶上被干这种事儿么?我分明……

    分明就看到欧阳小跑着过来了停车场,然后站在他的车子边儿看着那辆轮椅发呆,而我……我却在这离他不远处的地方,做着这种龌龊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我伸手揪住了他的头发,试图让他离开我远点儿,这世上我的禁区有很多,但唯一一个绝对不能触碰的就是欧阳。

    我大概手劲儿用的不小,他的头皮应该很疼,隔着黑暗和外面的余光我可以看到他皱起的眉头,但是他执拗的不肯松开我,任由我即便快要拽掉他柔软的头发也不松开。

    而我竟感觉到他用牙齿钳住我,我整个人浑身的汗毛本能的竖了起来,低头对上他抬起的眼眸,我们两个这样自上而下的俯瞰与仰视,我的眼神一定是警告,我不信他敢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眼神告诉我,我若是敢轻举妄动,他就敢咬我。

    特么的,这个混蛋。

    我只是心中不停的祈求着欧阳晨硕不要看向这边,或许是我操心太多,这样的夜晚,远处那样的喧嚣,又怎么会注意到别人车窗玻璃后面的场景?

    然而我又错了,欧阳只是环顾了一圈儿,便把目光锁定在了韩笑的车子上,然后朝这边走了过来,呵呵,我这是自欺欺人还是该高兴呢?如果我没想错的话,他今天是跟着我们过来的,或许欧阳原本就知道这辆车是韩笑的,不然这里人这样多,如何就会刚好找到我?

    或许我……

    若我本心,该是拼着什么都不顾,就推开我腿间的头,然后抡个物件儿给他脑浆砸出来,然而我看着他走过来,看着他立在了车窗边,用那双禁锢我灵魂的眼眸盯着我,即便隔着黑暗他或许看不清楚任何东西,即便……我依旧什么也没做,没有推开我腿间的头,而是顺手按开了右上方车内的照明灯,将这一切都暴露在欧阳晨硕的眼皮底下。

    我大概是想告诉他,我们之间的所有爱情,不对,是我对他的所有爱情,该有我亲手葬在我的回忆里,我总归,是得不到他的心,我原本以为只要他的人就好了,不过我输了,在我得到他的人之后,却抓不住那颗心的时候,那种感觉,我情愿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他的人。

    说了这么多,我大概是已经疯了,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内心,我特么就是想抱着他哭一场而已,然而我只是揪住了我腿间人脑袋的头发,将脸别到了另外一边,然后享受的闭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,然后,我一手揪住韩笑的头发,狠狠抽了他十几个耳光,打的他左脸都肿了起来,然后我哭成了狗,将他摁倒在放平的电动座椅上发了疯一样吻他,直到啃咬的满嘴铁锈的味道,这家伙也未对我发任何火,任由我这样侮辱他,却又在我发完疯之后,给了我一个笑容,他说:“自己几/把的味道如何?”

    “如果再有下次,我会弄死你。”我阴狠的威胁道。

    然而他大概看透了这是我最后无助的伪装,丝毫也不惧,“弄死我之前,求负距离接触一次。”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人呢?

    “开车,我要回家。”我推开他,然后躺在了副驾驶座椅上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说了声好,然后脱了大衣给我盖好,接着他俯身在我耳边,亲吻了一下我的耳朵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没回应,因为不知道他为什么说对不起,该说对不起的人其实是我才对吧?

    然而他又伏在我耳边说了一句撼动我心的话,他说,“对不起,让你在别人那儿受了那么多委屈,抱歉,让你久等我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像是他的自恋,然而却有种轮回和宿命的感觉,他大概是想营造一种他才是我对的选择的感觉,而我也确实是这样认为的,因为现实告诉我了欧阳不是我对的人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只是想,余生都呆在你身边,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。”他又接着说着:“抽耳光这种事,以后不许了,下次想打的话就换个地方打。”

    我蜷缩着一句话也没有回应,但我知道我的心有多乱,我很想让他闭嘴,不要再说这种实则非常肉麻的情话,然而,身体里却似乎有一个饥渴的我在渴望着这种温暖我灵魂的话语。

    我知道自己渴望什么,我不想一个人熬每天漫漫的长夜,我希望有个怀抱,所以他大概是早就看穿了我的一切,所以总是这样一阵见血。

    “睡会儿吧,一觉醒来就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有催眠的效果,也或许是方才情绪用力过猛,现在倒是疲惫了下来,也兴许是我真的已经不再对欧阳抱有任何幻想了,放松之后我竟真的在车子发动跑了不久后陷入睡眠。

    没人记得梦的开端,然而无碍我做了一个美梦,梦里韩笑一身紫色战衣,满头银发,俊美无双,是我之前非常酷爱的一个游戏里面异人的形象,这个梦,只是我跟在他后面一起刷怪而已,然而梦里他一直挡在我前方。

    这个梦蛮沉的,大概是我主意识里不想醒来,不过我还是醒了,在他将我从车里抱下来的时候,我醒了来,抬起沉重的眼皮瞅了一眼,这不是我家,而是他的公寓。

    他抱我上楼,我没有拒绝,倒是环紧了他的脖子,我觉得此刻自己真像个荡/妇。

    因为我打心眼里在鄙视的东西我很清楚是什么,因为它在期待着些什么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记得不知道多久以前看到过一句话,话说,我喜欢我喜欢的人透彻无暇,只属于我一个人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尘世这么脏,有多少人在错过了那个想嫁想娶的人之后,变得挑剔或者变得随意,而我也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挑剔了还是随意了,或者我只是舍不得撒手韩笑给的这份温暖而已。